一株明顯來自於人為改造下的病毒,成功的掀起一場21世紀最大的災難,已經有人將之定義為第三次世界大戰,一場全球70億人口與更大巨量病毒之間的對抗戰。如果從生命演化的角度來看,這株無敵特異病毒無疑的是隻百分之百的科學怪人法蘭克斯坦(Frankenstein)。所以,根本上來說,這場戰爭不完全是人類與大自然的鬥爭,我們可以斷言它仍然是人性上貪婪與自私的自作孽之亂。原本是春暖花開自然萬物滋長怒放的燦爛誕生之祭,卻搞成全球鎖國封關、人人自我禁閉的困囚之舉,孰令致之?說到頭,還是人類自己搞出來的爛事一樁。

 

以目前新冠病毒的蔓延速度來看,這個病毒之亂無可替代已確認成為21世紀的新形態黑死病,雖然的它的致死率目前估算只占確診率的百分之十上下,但卻具有不斷再生的重複感染力,神奇之處有如古希臘神中活躍於勒拿沼澤的勒拿九頭蛇(Lernaean Hydra),砍掉一個反而長出兩個,砍頭越多長的越多。目前嚴重爆發的都還集中於人口稠密的已開發都會區,而廣大卻居住稠密的各國貧民區,甚至是印度、非洲與拉美,卻因為沒有明確篩檢作為而隱匿不宣或者刻意的視而不見,等到死神高吹勝利號角時,必將會是一個使所有人都膽顫心驚的恐怖數字。

 

在這次面對嚴峻疫情的龐大壓力下,世界各國政府的處理態度與處置手段大相逕庭,其中令人感動與使人灰心都是人性。一頭亂髮的英國首相強生,其初始掉以輕心以人民為芻狗的輕率態度,和伊莉莎白女王慈祥溫婉鼓舞國人以自律、安靜、幽默和同情面對挑戰,兩相比較他們真的是同一國的嗎?滿街的印度警察手持藤條一夜之間全部變成監獄裡的粗暴牢頭,見人怒責隨意鞭笞;大量的窮苦貧民流離失所渴飲汙水,而衣裝畢挺的警察卻戲謔的大跳洗手舞。自詡美國第一的偉大總統滿腦袋政治陰謀奸巧算計,對他國口沫橫飛滿嘴威脅,對自己國內疫情的嚴重性卻是輕描淡寫刻意隱瞞。許多年輕人對政府防疫政策的輕視與不配合猖狂戲謔到無動於衷的程度,甚至要求老人去死高喊何必浪費資源。許多辛勞醫護人員冒死在第一線奮戰,卻遭受各種謾罵與抵制說他們是死神的使者;而瀕臨崩潰的醫療系統選擇性的醫治病患,疲於奔命的醫生突然間變成判人生死的閻王。有人搶糧食搶口罩搶衛生紙死命囤積惟恐天下不亂,卻也有人將自家餘糧用吊籃懸於屋簷下提供無糧者自由取用,同樣都是人卻心性大不同。

 

今日地球種種人性亂象歷數難盡,似乎聖經創世紀中毀於天火的罪惡之城索多瑪、蛾摩拉、押瑪、洗扁之再現,只是這一次許多城邑村鎮將毀於視而無形的病毒疫災。罪惡之城雖然惡人多,但仍有義人羅德一家,所以人類依然還存有希望,一如今日許多勇敢的義人不讓疫情影響心中的善良,勇於對抗病魔與貪婪人性中的魔鬼。自古以來,人群中部分人性的善良總是適時的幫助人類免於整體遭受淪亡劫數,這樣的例子古今中外屢見不鮮,但何以就不能記取教訓,不要再讓這樣的悲劇屢次出現?人呀,真是一種善忘而又無明的動物。

 

期待人性中的反省與理性能夠在這一次的病毒災殃中重新綻放,從截至目前四月中旬全球一百八十萬確診病例及近十一萬人病故的大量傷亡中學會謙卑與檢討,打從良心深處理解與懂得尊重大自然與其他動物生靈的啟示和實踐。此次的新冠疫情將極大程度的強力改變許多人的生活習慣與思維模式,它無可避免地將成為21世紀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一個巨大分水嶺,未來人類生活會變得更好或是更壞,都將根據此次面對病毒大戰後的作為而定,後疫時代地球村的未來,每一位村民都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