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傍晚夕陽殘照,在社區山道林蔭間散步,無意中於馬路旁泥地花叢邊看到一枚銅板,嗯?一塊錢!細小的褐色金屬身軀在周邊環境襯托下顯得特別薄弱孤單,我有點猶豫要不要去撿它,思索片刻後還是彎腰把它從泥巴裡摳出來,理由是土地公的賞賜,若視而不見恐怕逆了福德爺爺的好意,再說萬一沒撿就此斷了日後財路這事可就大條囉。

 

一塊錢捏在手裡感覺上沒甚麼真實感,因為個體太小就像它的面值很容易讓人忽略它的存在,新台幣一塊錢相當於人民幣兩角、新加坡幣五分,如果在雅加達丟給路邊主動擦車的小弟當小費,保證換來一陣白眼與詛咒,真是錢薄不是錢。心裡正這麼東盪西飄沒個章法的胡思亂想,已信步走到社區裡唯一的超商全家,覺得口渴於是進店裡買瓶水,不料加上剛剛撿到的一塊錢,口袋裡所有的銅板正好夠付帳,所以千萬別鐵齒,這瓶礦泉水真的是承土地公福德爺爺有心相請的。

 

握著冰涼礦泉水,以感恩的心謝謝土地公,福德爺爺以最真實的生活經驗讓我理解,即使是看起來再怎麼沒價值的資源,只要是資源就永遠有它的價值存在,若是剛剛沒有撿到的這一塊錢,可就沒有現在手上的清涼好水了,人吶得懂得珍惜上天賜與的一切善緣,點滴冰鎮爽透心扉,感恩喔。

 

筆者居住的社區位於新北市往烏來山區原住民忠治部落的半路上,這個歷史悠久頗負盛名的獨立社區大約有一千餘戶常住人口,大部分鄰居都在此居住多年,所以就算叫不出名字但面孔卻都相互熟識,路上相逢總是彼此含笑點頭致意,特別是每日晚間七點半鐘左右大夥手提自家各種回收資源一起等待資源回收車時,更是典型的左鄰右舍懇親會,三三兩兩於等車之餘各尋夥伴閒話家常。鄰居們的環保意識強烈,因此資源分類做的很徹底,舉凡塑膠製品、玻璃瓶罐、紙箱紙盒、電器電池、回收廚餘、一般垃圾等等均詳細分類各自裝袋;至於回收衣物或鞋類則打包送進社區衣物回收專櫃,自有專人收取整理後再轉送經濟弱勢人家;家中清理出來的各類圖書雜誌則整齊放置於公共回收書架上待有緣人自取,筆者就曾在回收書架上拾到好幾本難得一見的好書,如獲珍寶的捧回家,成為我那滿坑滿谷書庫中的新夥伴,不費分毫喜得善本讓我自樂自的高興了好幾日。

 

這是個懂得一塊錢價值的友善社區,鄰居間珍惜資源、互動親切,住戶素質高尚謙和有禮,回想早些年間每逢元旦、國慶日、蔣公紀念日、光復節、行憲紀念日和聖誕節,社區中許多老人家都會自動的相邀到綠草如茵的社區公園蔣公銅像與升旗台前,升國旗、唱國歌、吟聖詩,再跟年輕一輩的說一說當年勇,筆者在這兒住久了,才逐漸搞清楚這個距離台北有些距離的山頭上竟然住著許多「時代人物」。不過,晚近這些年,許多耳熟能詳的老人家陸續撒手西歸離開社區,同時也相繼搬進來許多知名的「綠色人物」與綠色紅小將,社區裡原本抗漲抗跌的穩定房價開始莫名飆漲,鄰居間的無聊爭議日新又新的層出不窮,很長一段時間國旗不見了即使是國慶日也難見一巾紅,喧囂塵上的是不斷有人鼓吹笑容可掬的蔣公銅像應該打掉,許多原本單純的社區志工服務項目竟變成黑函攻擊與激烈爭奪的搶手烤洋芋,這個坐落山巔谷地的中型社區不知何時突然間變成一大塊五星頂級戰斧牛排,許多人淌著口水虎視眈眈,整個社區壟罩在一種陰霾灰暗殺氣騰騰的低氣壓中,鄰居間耳語閒聊的動輒都是計較著某某幾個億或幾千萬的大生意,原先社區鄰里間那珍惜一塊錢的古老價值有如灑了除草劑後的草間帶早就一片枯槁,啥都沒有啦。

 

筆者從德國回來後遷居於此算一算至今近三十年,既喜歡也熟悉山裡的寧靜與祥和,社區裡林木花草間的蟲鳥蛙螢,抬頭遠眺翱翔天際的大冠鷲,倩影穿梭枝頭糾糾昂首的藍鵲與神秘紅喙畫眉,這裡是我們的家,晚近這些年老伴時不時叨念我離開獅城返回台北的決定是個餿主意,多次感嘆山區景色依舊但人事卻已非,如今國途分岐前塵渺渺,魑魅魍魎烏鳴百怪競來惱亂無有休息,我等總為子姪們掛慮擔憂,夜間山風習習隱隱間卻聞鬼聲啾啾。

 

我床頭小櫃燈座旁擱立著一封慈濟證嚴上人所贈的過年發財金紅包,封面燙金題:「願,淨化人心,祥和社會,天下無災難」。封底書:「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封內黏貼十元慈濟銀幣一枚,右上題「福慧年年」,左下注「一生無量、大愛無疆」。每每看到這枚結緣銀幣上的慈濟蓮花印記,心裡總想證嚴上人為何不用一枚一元真銅幣做代表,而要另外花錢做一枚十元仿銀幣?這十元仿銀幣買不了任何東西,價值遠不如一塊錢,因為它是假錢;一元真銅幣雖然幣值小卻貨真價實的真值一塊錢,關鍵少數的發揮作用讓我買到一瓶冰鎮礦泉水,所以一元比十元好,一元比十元大,一元比十元真,一元比十元更近一如,一塊錢不只是錢, 因為它的價值遠遠超過面額上的以為。